名家論
Loading
名家論
2024.03.26 經濟統計
關注2024年全球經濟走向正軌之際的變數
分享至: 
2024.03.26 經濟統計
關注2024年全球經濟走向正軌之際的變數
分享至: 
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九所所長/譚瑾瑜
縮小字級 放大字級

在美國聯準會(FED)及歐洲央行(ECB)表達升息循環已告終之下,2024年3月18日日本央行(EoJ)17年來首度升息,將短期利率自-0.1%調升到0%到0.1%的區間範圍,正式擺脫已實行近7年的負利率政策。日本央行除了調升短期利率外,亦宣布放棄對殖利率曲線(YCC)的控制,並表示仍會暫時維持寬鬆貨幣政策,升息速度不致太快的狀況下,穩定通膨2%的目標,期能跳脫陷入通縮陷阱的窘境。

 

 

與歐美國家對抗高通膨而快速升息的狀況不同,日本經濟長期陷入低利率、低通膨、低成長之困境。以國際貨幣基金(IMF)預測為例, 2024年日本經濟成長僅0.9%,不但遠低於全球經濟成長3.1%,亦低於美國的2.1%、中國大陸的4.6%,僅與歐盟經濟成長相同。雖然聲明稿表達將維持寬鬆貨幣政策,然而短期利率水準調整幅度仍屬有限,加以仍未放棄量化寬鬆政策,在短期利率未快速上調時對國際市場之影響雖不大,然而在日本央行逐步調高政策利率、縮減購債、實施量化緊縮等走向正軌的過程中,對於長期享受日本低利率貸款投資之企業將會逐步受到衝擊,此亦為金融市場關注日本央行後續升息力道的主要原因。

 

 

另美國聯準會(FED)及歐洲央行(ECB)均因通膨放緩的速度不如預期而維持利率水準,美國與歐盟仍在觀望首度降息時點,務使在達到抑制通膨的同時,經濟可以軟著陸。FED於3月21日決議,基準利率持續維持在5.25%至5.5%區間,而FED最新點陣圖顯示,10名官員預估今年降息至少3次,9人預測最多兩次,市場預估今年6月降息機率高。事實上,各預測機構均因上調美國經濟成長預估而上調全球經濟成長,IMF及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(OECD)則預估美國2024年經濟成長可望達2.1%,2月製造業PMI亦重回榮枯點以上,可以看出美國經濟表現良好,然而白宮表示由於高利率繼續壓制經濟,使得今年成長速度放緩,預估美國2024年經濟成長率為1.7%,低於國際機構預估。整體而言,美國聯準會降息時點之拿捏將通盤考慮美國就業狀況與通膨風險,加以11月美國大選將即,降息時間點除6月之外並無太多選擇。

 

 

另歐洲央行(ECB)總裁拉加德則於2024年3月7日表達歐盟通膨放緩速度不足以可以立即實施寬鬆貨幣政策,因而存款利率維持4%不變,也釋出6月可能降息之消息。歐洲執委會預估2024年歐元區通膨率降至2.7%,仍高於通膨目標,而世界銀行與OECD最新預測皆下調歐元區2024年經濟成長預測,主因係歐元區最大經濟體德國的經濟復甦動能仍然低迷,歐洲執委會2月下調2024年歐元區經濟成長為0.8%,德國經濟成長僅0.3%,此亦與2月德國製造業PMI僅42.5、歐元區46.5一致。在俄烏戰爭仍未止息下,歐元區經濟要邁向正軌仍有許多挑戰。

 

 

綜上所述,歐美升息循環雖已正式告終而有準備降息之期待,但最快在6月才有機會落實,2024年金融市場將會吸納此預期心理而縮小降息對於經濟成長之衝擊,加以美國今年經濟成長支撐全球經濟表現,2024年全球可望在疫後高通膨環境中逐漸轉回正軌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,日本結束負利率轉向正利率環境僅是一個開端,中長期若是持續升息,將改變全球借貸市場而影響全球經濟。此外,2024年11月美國大選後,市場將要面對美國持續降息、走向軟著陸的事實,屆時全球經濟將會面對新一波缺乏成長動能的挑戰,需提早因應。

 

(本文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本部立場)

facebook ig line youtube
top